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纵欲花丛中】(01)【作者:8654005】
【纵欲花丛中】(01)【作者:8654005】
字数:47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差点被捉奸

  我叫江少白,从武警部队回来之后在一家进出口公司当个小职员,刚参加工作没有多久,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一次公司聚会,多喝了几杯,竟然莫名其妙的和顶头上司老金的漂亮老婆滚到了一张床上。

  我的胆子也算不小,就这样和王丽丽勾搭在了一起,她也成了我固定的情人。
  这女人,身材非常的好,技术也同样很棒,在床上对我的什么要求都能够答应我,想着她风骚的样子,我就没有由的火大。

  之前下班的时候就收到了这骚娘们儿的暗号,约我今天过来颠鸾倒凤,我也正是憋久了很久的时候,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谁知道却吃了闭门羹,心情的恶劣可想而知。

  正当我想要直接离开的时候,防盗门却突然的打了开来。

  「小祖宗呀!」

  听到王丽丽的甜腻风骚的声音,我就像是被浇上了火油的干柴一般,一下子就被点燃了,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冲进去就抱着王丽丽亲上了她的脸。

  王丽丽这骚娘们儿现在穿的竟然是一条蕾丝的半透明睡裙,而且里面完全是真空状态。

  我也早就对她的身体十分的熟悉,虽然年纪不算小了,但是保养得不错,是那种一捏就好像能流出水的的女人。

  我着急的吻上了她的唇,舌头已经迫不及待的顶进她温润的性感小嘴。将她想说的话都给堵在了口中,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咽声。

  手也同时伸了进去,已经在王丽丽全身的敏感地带开始揉搓起来。女人丰满酥胸已经挺巧的屁股同时受到了我的攻击,她也不顶用,三两下就完全动了情,呼呼的喘着粗气,彻底的放弃了抵抗。

  我实在是憋坏了,立刻撩起她的裙子,解开自己的裤子,找准了她下身的神秘洞穴,一下子就顶了进去。

  「哦,啊啊啊啊,好用力,一下就进来了,啊啊啊」

  两人都是一阵畅快的呻吟声。

  反正时间还长,一次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我就准备来一次快的先立刻消消火再说,因此,也不顾及王丽丽的感受了,疯狂的耸动了起来。

  「啊啊啊,哦,好快,一上来就这么用力,太快了,好舒服,啊啊啊啊」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小丽,怎么把门关了,我没带钥匙啊。」

  金胖子的声音传进来,我被直接吓傻了,看着已经被我操的有些晕乎乎的王丽丽开口问道:「他不是不在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本来不是要告诉你的么。他原本和朋友约好了出去喝酒的,现在又不去了,你一进来就不管不顾的上来就插,我根本没有机会说嗯」

  王丽丽有些委屈的开口说道,但我怎么都感觉这么骚女人话中还有这另外一层意思,仿佛对我的突然插入,非常的享受。

  「靠!」

  我赶紧从她身体里面把肉棒退了出来,也顾不得水淋淋的难受了,胡乱的穿上裤子:「还愣着干嘛呢,给我找个躲的地方啊。」

  「没办法了,你只能到阳台上先躲一下,我三两句打发走了那混蛋咱们继续,人家正被操的爽呢,你今天真凶,我好喜欢。」

  王丽丽风骚的冲我抛了个媚眼,开口说道。

  「麻痹的,还嫌被操的不爽啊,你快点吧。」

  我捏了这骚女人丰满的大咪咪一把之后赶紧冲到了阳台边上蹲下。

  外面又响起了金胖子的催促声,这次已经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怎么回事儿啊?这么久?」

  金胖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显然这家伙有些不爽。

  「我怎么知道你没带钥匙啊……真是,大惊小怪的。走开,别碰我……不是去喝酒么,回来干嘛啊」

  「别这样嘛,老婆……我这不是想你了么,靠,怎么什么都没穿,还是湿的啊」

  我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些紧张起来了,虽然不害怕金胖子,但是在他家操他的老婆,毕竟还是有点说不过去。要是被发现了,我也有些真的不好意思。
  「你好意思说,天天不回来,老娘只能靠自己了,难道还指望你吗?」
  王丽丽果然足够彪悍,轻易的就解决了危机。

  「老婆,我这不是忙着应酬么,马上金志文那家伙就要退休了,那位置可是个肥缺,我必须要盯紧了,来,我这就补偿你,今天我状态不错,一定让老婆大人爽个够」

  金胖子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淫荡起来。「这肥猪,还有那功能么」

  我在心中想到。

  这可不是我乱说,金胖子这家伙作风本来就不正,属于那种靠着权利乱搞男女关系的,有些风言风语自然就传出来了,说这家伙不行,都是有根据的。
  「哎呀,别乱摸了,你几分钟就交代了,弄得我不上不下的,等会儿还得我自己解决,滚开啦,不要」

  王丽丽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骚的味道了,这骚女人,只要见了男人就会发骚。这会只顾着自己享受,完全把我挂在了外面。

  我觉得我今晚上肯定要悲剧了,这骚女人,下面那张嘴饥渴起来,脑子都转不动的,可能已经完全把我给忘记了。

  「放心,保证好好表现,老婆,你就等着瞧吧,哈哈」

  金胖子这家伙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一整瓶伟哥下去,竟然饥渴得厉害,倒是苦了我了。

  不久后屋内就传来了嗯啊嗯啊的呻吟声,我听了都快哭了,同时也感到欲火在慢慢高涨。

  「人家在屋里亲亲我我的,我只能呆在外面听春宫,下面还硬着呢,真的是悲催。」我有些苦逼的想到。

  不过,这还不是最悲剧的。

  因为我听到金胖子说了一句:「阳台窗户怎么没有关上呢,风挺大的,你等等,我去把窗户关上。」

  天啊,这是要玩儿死我的节奏啊。

  幸好老金他们家阳台并没有封,而且和旁边一户人家的阳台相隔不远,黑灯瞎火的,应该没有人。

  我赶紧翻起来,站在阳台上,麻痹的,十五楼在城市里面算不了什么太高的楼层,但是站在阳台边缘我还是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纵身一跃,跳了过去,直接落到了旁边的阳台上,脚踏实地的感觉让我好了许多。

  运气还好,老金那家伙精虫上脑,直接过来关了窗户就走,也没太注意阳台上是否有人。

  我松了口气,就想要偷偷摸摸的从这户人家家里离开。今天真够倒霉的,我有些无奈的想到,一脸的晦气。

  但是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结束。

  我刚走了两步,灯就亮了起来,一个只穿着白色浴袍的女人一脸呆滞而又惊恐的看着我,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卧槽,这下完了。」

  我顿时就彻底傻了,赶紧走过去想要解释清楚这一切。

  这时候我又注意到面前的女人看着我下身那惊恐的眼神。

  之前欲火根本就还没有消退,裤裆依然高高的耸立着。

  这女人肯定是把我当成了入室强奸的色魔了。

  看着女人张开嘴,马上就要喊出声的样子。我也顾不上那么许多了,赶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女人的身体,死死的按住了女人的嘴。

  刚洗了澡身体,充满了一股奇异的香味,传了过来,让我又有些兴奋起来,这女人比起王丽丽可是精致得多了,而且气质上也非常的不一样,完全没有那种风骚放荡的感觉。

  「我不是什么坏人,你别叫唤行不?我马上就走,不会伤害你的。」

  我紧紧的抱着女人,让她不能动弹,那玲珑娇俏的身体就隔了一层薄薄的浴巾和我贴身相对,使得我的全身都好像有一种欲火在燃烧。

  太爽了。

  我甚至已经开始很是猥琐的慢慢的挺动摩擦起身体来。

  女人很显然是不信我的话,目光之中全是厌恶和恐惧。

  我有些尴尬,虽然和王丽丽有一腿,但是女人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可能用强奸这么下作的方式。毕竟起码的良知我还是有的。

  稍稍松开了女人的身体,还没等我松口气,女人竟然又张开嘴准备大叫起来。
  情急之下,我又赶紧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女人,然后直接用嘴唇印上了女人的嘴唇,将她的呼救给堵在了嘴里。

  我这个动作显然让女人误会了,俏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在松嘴的同时伸手按住女人的嘴。

  「你再叫我就强奸你然后划花你的脸,知道不!」

  我恶狠狠的开口威胁到,这样倒是坐实了女人心中对我的判断。我也顾不上证明我是不是清白的这个问题了。

  女人虽然安静了下来,但我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拉着女人走到门口,打开门,然后突然窜了出去。但是今天我注定了是霉运缠身的,之前和女人紧紧贴在一起的时候,我皮带扣子竟然和女人的浴巾缠绕在了一起,现在我突然一动,自然就拉着女人的浴巾从身体上跌落了下来。

  好一片无比优美的春光,看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刚洗完澡,里面什么都没穿,完全被我给看了个精光,我顿时就有了一种要喷血的冲动。

  我发誓,这是我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看到过的最惹火动人的身体,完全就是一个妖精一般。

  女人的身体白玉般洁白,全身没有一点的杂色。修长的脖颈下是漂亮的锁骨,在往下可以看到丰满挺翘的胸部,盈盈一握的水蛇腰下是修长的双腿。可惜由于太过匆忙,那个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我并没有看的十分的清楚,不得不说是最大的遗憾。

  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许多了,我直接一把将女人的浴巾给全部扯了下来,对着女人凶巴巴的开口说道:「你喊吧,喊了让大家都看着你现在的样子。」
  说完之后,我一转身,拿着女人的浴巾关上门一溜烟的朝着楼下跑去。
  我看到女人眼圈儿都红了,的确,这对女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但是我也没办法,脑子就像是被什么给蒙住了一般,现在也没办法道歉了,难道冲回去说,对不起,女人,我不是故意脱你衣服的,我干脆脱了你也看回去算了。
  那样的话我估计女人会直接拿起一把刀子和我拼命。

  我不敢走电梯了,电梯里面有监控,只能是从楼梯冲下去,然后急匆匆的朝着家里面赶。

  这事儿要查起来的话我肯定跑不了,连带着和王丽丽的事儿恐怕都会暴露出来,不过我也不算是犯了什么重罪,真要是被抓了,我也只有认命了。

  最对不起的还是那个无辜的漂亮女人了。

  我叹了口气,有些抱歉的想到,脑海中闪过女人无比惹火的身材,下身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随手将浴巾扔到了路边的垃圾桶,我有些郁闷的开始朝着家里走去。

  想到之前看到的那绝美的容颜和让人血脉喷张的美好身材,我又有些不淡定了。要是能和这种尤物来上一炮,那真的让我少活十年都成。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今天不仅没有操上王丽丽,搞不好还会被关进局子里面呆两天,真是背到家了。

  被冷风吹了吹,挺拔的肉棒终于是乖乖的缩了回去,我也就百无聊赖的准备回家。

  我爸妈死得早,和姐姐相依为命,虽然不是亲生的姐弟,但是我敢保证,姐姐和我的关系比大多数亲姐弟都要好上许多。

  我当武警这几年,姐姐的美容院倒是开的有声有色,生意很是火爆,都有了三家分店了,我现在地这套房子就是姐姐给我买的,不过不能和姐姐一起住让我有些小遗憾。

  我和姐姐之间也有点说不清的暧昧关系,这一点上,姐姐恐怕也是知道,因此才会不愿意和我住在一起。

  但是说真的,姐姐要是答应了我,我就算是被人骂死,我也无怨无悔。
  不过现在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显然没啥用,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着。和姐姐的情愫也只能放在心底,毕竟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我真的有些害怕将这些暧昧捅穿之后和姐姐会不会形同陌路。

  我家在十八楼,七十多平米,我一个人住,有些显得空荡荡的,不过没办法,姐不愿意跟着我一起住。

  回到家,原本已经停歇的欲火又冒出了头,而且有些不可抑制的趋势。
  脱了衣服,冲进了浴室,哗哗的冲了个冷水澡,可是欲火却没有消退半点。又忍了又忍,还是跳下了床,打开抽屉,拿出了我的神器。

  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安静的躺在那里。

  非常诱人的款式,蕾丝透明的款式标志她主人的审美取向。

  这是姐姐的内裤,有一次我偷偷的拿了藏在这里,而且打死都不承认是我拿的,姐姐也拿我没有办法,现在,又是用到它的时候了。

  我吞了一口口水,将姐姐的小内裤套在了我早已挺拔的肉棒上面,也不穿衣服,直接走到客厅,坐在电脑前面,开机,找到我最喜欢的苍老师的影片,看了起来。

  我女人并不少,固定炮友也有几个,但是却就是改不了撸管儿的习惯。
  因为只有这时候我才能尽情的和姐姐在一起。

  姐姐内裤的质量很不错,触感很好,看着苍老师,脑海中完全把她当成了姐姐的画面,五指姑娘开始迅速的动了起来。

  都怪王丽丽那骚娘们儿,把我的火吊起来,然后又不管了。我也不至于又采取这么猥琐的手段来泄欲了。

  脑海中,姐姐娇羞无限,用她那硕大的胸部夹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弄着,很是舒爽。

  这时候突然电话响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差点没有阳痿了。我愤怒的抓起手机一看,居然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姐姐。

  我的心中有些紧张,接通电话:「姐!」

  「小白,又撸管儿呢?」

  姐姐的问候一如既往的彪悍,我差点被她一句话给弄得彻底阳痿下去,现在可不就是撸管儿么。

  我并不否认,而是痛快的承认:「对啊,刚撸完,而且非常舒服,脑子里面想的全是你。」

  这样一边通话一边自慰给了我很大的刺激,我呼吸已经开始不可抑制的急促起来。

  「没正经,小色狼」

  我这样一坦白,姐姐反倒是不相信了我的话,轻轻啐了我一口。

  「我说真的呢,姐,要是你愿意,我就娶你好不。」

  我半真半假的开口说道。

  「滚蛋,又贫嘴了是吧?上次叫你进来给我擦背你又不肯进来。胆小鬼」
  听了这话,我像是着魔一般,想着上次惊鸿一瞥的姐姐那诱人的身材。快感一瞬间累计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了。

  「小白,小白,你还在么?」

  见我不说话,姐姐有些担心的问道,可是我现在正是在关键时刻,哪里能够顾得上姐姐的话呢。脑子中不停的幻想着,手上速度愈发的快了起来。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终于,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我也随之发出了一阵解脱一般的喘气声。

  「流氓,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

  姐姐显然已经知道我在做什么了,轻啐了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瘫软的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这次给我的刺激太大,让我有些缓不过劲儿来。

  等我回神之后,顿时惨叫了一声。

  我的电脑屏幕,桌子上面都是我之前喷薄出来的精液,弄得黏糊糊的看起来非常的恶心。

  「对不起啊,孩子们,爸爸爱你们,但是爸爸也没有办法,你们不要怪我。」
  我站起身来,对我几亿个后人挥泪诀别。

  然后找来纸巾,开始擦拭起来,这玩意儿味道有点重,我可不想让它粘在桌子上自由挥发,要不然,到时候恐怕我这屋子就真的不是人住的地方了。

  「卧槽,不是这么给力吧,这下完了。」

  等我擦拭了一下之后,才更加悲剧的发现,我明天要上交的业务报表都被喷上了乳白色的精液。而且量真的还不少,赶紧又擦拭了几下,但是仍然能够看到上面星星点点的印记。

  「不管了,反正都是交给金胖子看的,这些东西,男人都明白,应该没事儿的吧。」

  想到金胖子,自然就会想到王丽丽,想到王丽丽,我的火气就又上来了。
  虽然撸了一管儿,但是仍然有些意犹未尽。

  「可恶,一定要找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那骚女人,居然在我的面前和老公做爱」

  我在心中发狠,一定要找机会操得那骚娘们儿三天三夜下不来床才行。
  我愤愤不平的一阵胡思乱想。

  虽然欲念仍然极为高涨,但是之前和姐姐通话给了我很大的刺激,喷了很多。也算发泄了不少。

  我有些累了,一阵阵的困意随之袭来,干脆就进屋睡觉。

  睡梦中,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春梦。

  梦中姐姐和之前那个惊鸿一瞥的美女交替出现,还有王丽丽那骚娘们儿,不过这次没她份儿,只能在后面帮我按摩。

  姐姐和那个不知名的美女都很娇羞诱人,让我感觉非常的舒爽。

  等我睁开眼,整个裤档已经是湿漉漉一片。

  最近火气实在是太过旺盛。

  我有些无聊的想到,眼皮还是有些沉重,有点累。

  收拾好了之后便去上了班,而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是我有一个悲剧人生的开始。

  到了公司,跟往常有点异常,大家都显得神色诡异,交头接耳的小声的议论着什么。

  「今天怎么回事儿啊,都这么早,难道说那个老女人突然辞职不干了?」
  我放下自己的文件,对着围在一起的人们笑着开口说道。

  在我的印象中,恐怕只有那个老女人辞职这种惊天消息才会让这群家伙如此的异常。

  「少白,你还不知道呢?这次咱们部门经理的职位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时间还早,金胖子显然也不在这里,老李他们自然也乐得和我吹牛打屁。见我不知道,一个个都颇为得意的对我说道。

  「这不是废话么,之前一早就传开了是金胖子,现在你们这么惊讶干嘛,难道金胖子的位置换人了?」

  昨晚上我在阳台上听得清楚,这事儿有什么好稀奇的。我话音落下,一群人却都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咱们八卦小王子消息也有落伍的一天啊!」

  「到底咋回事儿,别卖关子了,老李,你给我说。」

  老李是公司的老员工了,工作了十多年,还是小业务员一个,业绩始终不上不下的,他也不着急,反正每天就乐呵呵的过着,公司里我和他的关系最好。
  「你还不知道呢?金胖子的销售部经理的位置换人了,今天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憋着火气呢,指不定要找谁出气。现在整个公司都传开了,听说这个人和大老板有关系,直接空调过来的,挺年轻漂亮的一个女的。」

  老李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四下看了看,压低了音量,对我说道。
  「卧槽,你是说小三儿吗?真的假的」

  我有些惊讶,大老板马继超身家上亿的豪富,这家进出口贸易公司只是他众多产业中的一个,每年营业额也就是五六个亿,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产业,但是直接让小三儿来当经理,这也太彪悍太不把公司当回事儿了吧?

  难怪金胖子生气,换成是我,我也发飙啊。

  「可不,谁知道是小三还是小五小六呢,能够将大老板迷成那个样子,嘿嘿,这人不简单啊!」

  老李叹了口气,悠悠的开口说道。

  「哎,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个鸟样,你拼死拼活的干了一辈子,恐怕还比不上有些女人张开双腿三五分钟的收获。不过那小三儿到底是什么来路,你们几个有没有消息?当小三儿能够当到这种程度,也不是一般人了,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啊。」

  我对那个神秘的横插一手直接抢了金胖子经理位置的小三儿很是有点感兴趣。
  脑海中已经开始勾勒她的画面了,到底是环肥还是燕瘦。

  能够将马继超迷惑得晕头转向的,魅力肯定不小。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